• 甘肃民乐:寒夜鸟飞回,群山雀欢歌(图)
    发布时间:2019-01-24 12:39:33  |  来源:中国网  |  作者:宋轩  |  责任编辑:古剑

    【点睛】曙光还没露头,鸟雀就已起床。它们争着吵闹,但那声音?#27426;?#20256;递着一种思想。难?#28010;?#20204;就是在无聊地吵闹吗?我看到它们比广场集会的人群吵闹声更有韵致、更有节奏、更有情?#22330;?#25105;以为,早晨的小鸟是在歌唱,是在早读,是在交代家事。



    这个冬天鸟很多,熙熙攘攘在祁连山下群居,飞翔,成了一道风景。

    鸟为食亡这句话有点道理,但不全对。在?#19994;?#23478;乡,我看到鸟除了觅食,还有嘻闹,有快乐,更有亲情的温暖。



    曙光还没露头,鸟雀就已起床。它们争着吵闹,但那声音?#27426;?#20256;递着一种思想。难?#28010;?#20204;就是在无聊地吵闹吗?我看到它们比广场集会的人群吵闹声更有韵致、更有节奏、更有情?#22330;2欢?#19981;代表不在。我以为,早晨的小鸟是在歌唱,是在早读,是在交代家事。因为它们要开始一天的生计和奔波。


    一直生活在祁连山下,听惯看惯了鸟雀的啼鸣和生活。它们是?#20219;?#20204;更早就生活在这里的居民。也许它们喝醉过月氏王的马奶子酒,也许它们窥探过单于王那个叫胭脂的美丽妃子漂亮的容颜,也许它们还在李益“秦时明月汉时关”的惆怅中飞过战争的云烟。



    这种鸟雀,有苍凉,有热闹,有凄苦。那越过大漠山岳的雄鹰,一声长鸣,让祁连山扁都口的狼烟袅袅点燃,多么悲壮而雄奇的穿?#21073;?#37027;枯藤、老树,加一声昏鸦的哀鸣,沧桑悲苦,竟然会述尽塞外人民的疾苦?#27426;?#25104;群的鸽子,结伴的麻雀,带着吉祥的喜鹊,却将快乐播洒人间。


    有山就有鹰,有人家就有麻雀,就像云和雨,相伴着一样的风景。鸟是大自然赐予祁连山的精灵,每年雪山泛白的时候,鹰就会飞到城市的上空,麻雀就会回到农?#19994;?#23567;院寻找?#29976;?#21644;太阳,一如我,会在?#33322;?#22238;到乡下老?#19994;?#23567;巷。


    鸟是祁连山的魂,有鸟就有生机,有鸟就有灵?#23567;?#26080;论是月落乌啼霜满天?#37027;?#24605;,还是一行白鹭上青天的空灵;无论是千山鸟飞绝的奇寒,还是几处早莺争暖树的早春,哪一个离开了鸟的身影!而我想说,寒夜鸟飞回,空山雀欢歌,自然是我家乡的一种大美!



    这个冬天,我哪里都没去。我呆在家门口,?#21364;?#30528;喜鹊的欢歌。这不,她已停靠在乡下小院的树梢!

    (宋轩)

    分享到:
    客户端中查看
    手机中查看
     

    中国网旅游官方微信

    与主编对话
    福利彩票七乐彩开奖结果